点击排行

因为工作关系

因为工作关系

2017-11-08 18:35

从过去的案例中发现,“情人翻脸举报”多半是因为与情人发生情感纠纷,情人一怒之下将其揭发。

今年媒体人实名举报官员数量比去年还有所增加,仅仅在7月中旬和下旬分别又有两起涉及部级官员的实名举报——新华社《经济参考报》记者王文志实名举报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新快报》记者刘虎实名举报国家工商局副局长马其正。

记者整理的这些案件中,7月、8月发生的实名举报案件均处于正在调查阶段,除去这两个月的6起之外还有22起案件。其中3起无结论,其余19起案件均得到相关回应。实名举报线索在两个月内的回应率为86.3%。

官员贪腐最直接的目的就一个“财”字。因此,由于贪官和商人涉及经济纠纷而遭到实名举报,使得商人成为实名举报中人数最多的一个群体。

近期接连曝出的两起实名举报引发社会关注。

8月17日,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实名举报原株洲市副市长,现湖南省交通厅党组成员、副厅长肖文伟,称肖当年在其企业重组过程中帮助他们。

8月16日,上海高院党组书记、代院长崔亚东“后院”起火——他在贵州省公安厅任职时的70名下属,实名举报其贪腐。所列16项内容,包括对开发商重大利益输送、建成面积达1442平方米空中别墅、每年偷拿6吨茅台酒等。

刘虎认为,实名举报一般来说比较可靠,诬告陷害的少,特别是在级别非常高的官员问题上。未来的实名举报会越来越多,利用网络进行的会越来越多。

任建明指出,实名举报逐步完善仍有相当长的路要走。反腐败需要多种力量的合作,需要人民群众参与,更重要的是完善的法律制度和可信赖的执法部门。

2012年12月12日,中央编译局女博士常艳在网上实名发表十二万字长文,声称自己与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有婚外情。

因为工作关系,下属和上司接触较多,他们更能掌握情况,知道自己的领导有哪些违纪违规行为。去年12月份,在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接受调查消息传出的当天,成都市金牛区区委常委、统战部长申勇就在其实名认证的微博上公开发帖,检举李春城的违纪行为,给纪委的调查提供了大量有价值的证据。

在记者梳理的28起实名举报案例中,共有21起涉嫌经济问题,所占比例超过75%。经济问题已经成为实名举报的主要原因,其中包括被举报者所拥有的房产、豪车、手表等明显与其收入不符的情况,也包括一些官商勾结甚至官商一体的违法行为。

7名落马官员牵涉性丑闻

两个月内超八成有回应

去年11月20日,一家网站发表文章、图片及视频链接,称“重庆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包养情妇并与之淫乱”。经记者纪许光转发后,迅速成为热点话题,淫乱照中的男主角照片被疯狂转发。仅仅63小时之后,重庆市委宣布免去雷政富的区委书记职务,并由重庆市纪委对其立案调查。

举报内容

实名反腐

过去一周,曾因为经济问题涉案又被无罪释放的商人、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实名举报原株洲市副市长,现湖南省交通厅党组成员、副厅长肖文伟。

揭黑幕商人媒体人占一半

在14名涉案辞职或者免职的官员中,有7名官员涉嫌嫖娼、包养情妇、重婚等性丑闻。因性丑闻而落马的官员不是最多的,但一定是最吸引眼球的。

下属、情人反腐成功率高

在记者整理的28起实名举报案例的举报人中,8人为商人,6人为媒体人,二者占了总计的一半之多。商人和媒体人当之无愧成为实名举报队伍中最活跃的两个群体。

这种经济纠纷大体分为两类,首先是官员的贪腐行为损害了他人的经济利益,因此遭到对方举报。8月初,引起全国人民极大愤慨的上海高院多名法官集体嫖娼事件,其举报人便是商人、上海快捷酒店老板陈玉献,举报原因就是在合同纠纷中败诉,发现原告和律师竟然是法官近亲,决心复仇。

去年以来28起实名举报典型案例

盘点发现,实名举报贪官86.3%的线索在两个月内有回应。

在所有得到回应的19起案件中,12个被举报人被免职,1人辞职,1人调离原岗,1人无问题,1人停止违规行为,3人正在调查。实名举报两个月后,涉案人员处理成功(免职、辞职、停止违规行为)率达达到63.5%。

媒体人的实名举报频次则仅次于商人。去年11月,记者纪许光实名举报重庆市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包养情妇;去年12月,《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实名举报副部级官员刘铁男。两起实名举报均得到舆论极大关注,最终涉案官员均被查落马,其中刘铁男还成为中共十八大之后首个被中央纪委立案调查并宣布“双开”的省部级官员。

查办结果

在众多实名举报案例中,被下属举报的“官告官”与和“情人翻脸举报”的现象值得关注。在记者梳理的28起案例中,“官告官”与“情人翻脸举报”各有4例,二者共占了总和的三成左右。由于下属、情人均是与当事人有密切关系的人,所以此类案件一般均是独家猛料,而且举报成功率极高。

本报记者整理了从2012年至今较受关注的28起实名举报案例,对举报人身份、举报缘由、举报内容、举报成功率等进行了梳理总结。

落马官员七成有经济问题

对于和被举报者没有任何利益关系的记者来说,为何要举报?曾实名举报的《新快报》记者刘虎表示,“就是看不惯,这些官员必须为自己的不当行为付出代价。”

长期关注中国反腐进程,曾参与中纪委反腐座谈会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廉洁教育与研究中心主任任建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应该鼓励和支持更多人揭发腐败,但是不是以网络公开举报的方式值得商榷。“高调的公开举报可能打草惊蛇,造成被举报人隐匿销毁证据或外逃,并不利于案件的查办。”

高调公开举报可能打草惊蛇